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

懵懂的初中三年 作者:张瑞华

中国文化出版社《畿东文化与艺术》纸刊2020第四期征稿,体裁题材不限。本期封面人物: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会员、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。截稿到本月底。投稿邮箱[email protected]@qq.com。投稿加主编微信13315573768
懵懂的初中三年
如果把我的人生分成四季,那么初中时代该是刚刚苏醒的早春。懵懂的年纪,像破土的小草,举着嫩绿的叶片努力地生长着。比起上小学,我对初中生活充满了期盼。不再讲究“成分”,也不必担心因家庭出身不好而受到歧视!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环境,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!只是,我所在的万福庄初中还在建设中,初一和初二的两个年级要分开来上课。初二去了甘泽庄村,教室是原来的养猪厂临时改成的。初一新生在安平庄小学,教室在地震棚里。我们村离那里走小路也要五六里远,小路中间还要走好长一段铁路。学校没有桌凳,只能把自己家的凳子当“桌子”,再拿小板凳坐着上课。开学头一天,记不清临近的几个人,是怎样扛着大凳小凳背着书包,七拐八拐地找到的新校址。只记得我被分到了一(3)班。教室在低于地面一米多的油毡房里。因为正月还很冷,坐在小板凳上,能明显地感觉到地气钻入裤筒。棉裤里没有 “秋裤”保护,凉湿湿的地气像无形的针一样,肆意地刺激着我细嫩的肌肤,直至让腿脚发凉发麻,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教室里没有黑板,上课时老师们就用两个小黑板挂在泥墙上。但是,条件的简陋并没影响到心情。代数课上,我好奇地给那些带着 “+”号和“-”号的数字相面,开心地同音乐老师一起唱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。最感兴趣的是语文课。我很喜欢这位语文老师。她姓陈,编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子,我爱看她仰头板书时,两条匀称而乌黑的发辫在阳光下闪亮的样子,我甚至还记得,陈老师发梢上缠绕着的那双黄色的皮筋儿。也就是从那间地震棚里,我完成了上学以来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作文——《记一次运动会》。作文还被老师当做范文念给同学们听。说来可笑,本是小学三年级就会的开篇作文,我到初一才写出来,心里竟然美滋滋的!半年以后,终于搬进了新学校。新学校教室的地面还是土地儿,桌凳自然也没有,房梁裸露着,两个屋子之间的隔墙也只垒到大梁处。上课时,老师们所发出的高低不同的声浪,相互撞击着,让我的思绪也窜来窜去。这样听课的结果就是,隔壁的听不懂,本班的听不全。新学校也没有院墙。勤工俭学的年代,劳动是很自然的事儿。既然后院墙地基已经垒好,各班脱坯垒墙是最好的办法了。劳动之前,班主任以组为单位分配好了任务。地点在学校东南角的大土坑里。因为我们组男生太少,个子又小,女组长身先士卒,边刨土边指挥我们。抬水的、围土圈的,忙而不乱。土洇湿了,上面撒层铡好的麦秸。让麦秸与泥充分搅拌是关键的一步。组长穿着水靴,洒脱地在泥里拔动着两条腿。而风是个热情的助威者,它让组长的马尾辫随着摆动的身体跳舞,以增加劳动场面的美感。我抹撒模子。这个也需要技巧,要先将坯模子的四角用拳头把泥塞实,模子填满泥后,手心沾点水抹平泥面,然后双手用力拔下模子,坯就成了。农村长大的孩子,经常见大人们这样子干过,完成任务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许是那时我还不曾把心思用在学习上,使得记忆最深的都是各种的劳动:给学校交青草、交玉米骨头等等,偶尔还帮农民去庄稼地里拔草抢荒。至于学习成绩,一直就是马马虎虎。就算期末,分数考个中上,不受表扬不挨批,没有任何压力感。初二的时候,劳动没有了,紧张的学习也正式开始。“尖子生”们在发奋苦读,而我,还依旧傻乎乎地安于现况。貌似除了上课,脑子里从没想过与学习有关的事情。放学或是周末,很懂事地帮着家里干这干那,唯独没碰过书本。没有聪明的头脑,又不懂得付出,遭受失败是必然的。乡里招收 “尖子班”我未列其中。“尖子生”们走后,我有幸成了“矬子里的将军”,在学校表彰大会上,得个奖带朵红花什么的也成了自然。可惜那次代表学校参加语数竞赛,因为数学拉分没有争来荣誉。据后来听说,数学老师在选定的三个人中原本是没有我的,只是她拗不过语文老师,才不得不让步。想来因为我的不争气,语文老师也该受到抱怨了吧?惭愧!初二毕业以后,同学们有了不同的选择。有的人考上了 “中师”或市重点高中(这些人大都出在“尖子班”里);有的人升入本乡的张家坎中学读初三;还有的人考入了本乡高中。而剩下的绝大部分同学结束了学业。那个时代,乡里就那么一所高中,招生有限。加之生活贫困,能够得到家里支持,而且有学可上的都是幸运的。就比如,我们村和我同班的一共是22人,除了一名男生考上了“玉师”,能升学的就剩我了。而我必须要面对的是,上学放学都要独来独往。 初三的这个班很特别,由三种人组成:一是从全乡三所学校的初二毕业生中择优录取的或是“尖子班”里没考走的;二是原来读乡高中想复读再考重点高中的;三是高考落榜后再次复读的。学校对这个班也是相当的重视,不但各科老师精挑细选,还为班里的 “优秀生”们提供了住宿。按说,能在这样的班里是件高兴的事儿,可我却笑不起来。因为学习还没开始,我就已经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张家坎中学离我家有八九里的路,其中三四里地是连续的上坡。家里唯一的自行车很旧,没有铃铛、没有前后挡泥瓦、没有车闸,更可怕的是经常落链子,越是上坡较劲的时候越容易出故障。所以上坡登不动,下坡不敢骑。寒冷的冬天,天还没亮,我就已经出发了。村里没有亮灯的人家,微弱的星光下,全凭感觉判断路上哪边较平一些。到在连续上坡的路段,我要用尽全力,才能骑动那辆没有铃铛,却哪哪都响的自行车。现在想来,一个15岁的小姑娘,独自行进在黑乎乎、空荡荡的山路上,是件很可怕的事情。但那时,我根本没空害怕,因为我的注意力有重要的任务:要提防路上的沟沟坎坎;要确保突然 “落链子”时能快速下车,免得车子因后退而摔倒。等到学校,汗水湿透的头发瞬间就会结冰,而落了汗的后背,整个上午都是冰冰的凉。可是,就算这样的 “幸福”,也没能享受多久。有一天上学,刚骑到高坡处,就被从上面冲下来的后生撞倒了。人家车子没事,我的车子整个前车圈撞扁了。一阵争吵过后,后生扬长而去。我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把车子连拖带拽地弄回家。车子撞坏了,剩下的时间便开始了步行。步行也有快乐的时候。那时,刘兰芳播讲的评书《岳飞传》正在盛行。如果运气好,晚放学正好赶上各村的广播喇叭播音。我们一群女生,可以边走边听评书连播,村与村之间几乎可以连接的上。等到广播结束,同伴们都已陆续到家,我的路也走了多半。将近一个小时的行程,走下来并不觉得有多累。寒来暑往,我在辛苦与快乐中坚持着。只是,上天没有因为这份坚持而赋予我聪明。或者说,是我还没有真正地在学习上刻苦过。成绩排名始终不能闯入前十。就算作文被当做范文登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,也挽救不了理科的缺陷。我心里着急,可老师们的讲课节奏,像是为复课生们量身定做一般。理化还好,这数学课听得我一头雾水。偷偷瞄一眼像我一样情况的姐妹,眉头毫无列外地皱着。好在老师们很可爱,重视优秀生却从不诋毁后进生。自尊心没受伤害,我便可以在仰慕别人同时,连颠再跑地跟着大队人马继续前行。在经过无数次的测验之后,我们毕业考了。六十来个同学再一次各奔前程:八位同学考上了市一中二中,八位同学被堡子店三中录取。当然,又有大半的同学结束学业。我望着“三中”的通知书仰天长叹:同样在经历人生的春天,人家是待放的花蕾、朝天的玉树!而我只能是一颗小草!小草就小草吧,没有美丽与高大,就在生命的世界里留下一抹绿色。……还好,凭借着那份坚持,几年以后,总算用知识改变了命运。虽然我的命运平淡无奇,但至少有份职业,可以安稳度日。三年的初中生活,有着太多美好的记忆,也留下了太多无法弥补的遗憾!在最该发奋的时候,却没有条件,或是根本没有想过读些课外书!莎士比亚曾说:“书是全世界的营养品”!如果能在物质和文化双重匮乏的年代,及时获取精神食粮,该是多么快乐的事情啊!更重要的是,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!若能如此,我的笔下也早就生花了吧?
张瑞华:中国诗歌学会、中华诗词学会、河北省作协会员,遵化作协理事、诗歌协会副主席(兼副秘书长)。《七律 醉在采摘园》获北京诗词学会组织的“第十四届北京端午诗词大赛”优秀奖;律诗《炎帝赞》获首届“神农杯”全球华人诗词大赛优秀奖;《七律喜迎十九大》和楹联获 “中国梦·唐山篇章”诗词楹联颂党恩活动楹联一等奖、诗词三等奖;诗歌 《档案-我们共同的记忆》获征文三等奖;诗集《藕花深处》获“雅集京华·诗会百家”全国第二届百家诗会图书二等奖;《七律 家风写在父亲的辛劳中》获“中孝杯”首届全国“家风·孝道”诗词大赛三等奖;《离亭燕 冬游避暑山庄感怀》获“御宴坊杯·诗咏承德”全国旅游诗词楹联大赛优秀奖。出版诗集《藕花深处》和《清浅时光》。作品散见于《中国最美游记》、《河北新农村建设》、《唐山文学》、《唐山晚报》等省市级刊物和网络平台。
《畿东文化与艺术》纸刊
出 版:中国文化出版社
主 办:遵化市作家协会
畿东文化艺术沙龙
协 办:钟馗产业集团
名誉顾问:谢 冕 峭 岩 苏文勋
绿 岛 李金良
顾 问:韩布晖 杨术军 王树升
刘晓新 吕述谡 刘新民
文学顾问:范丽丽 周祝国
张国印 希国栋
张全江纪惊雷
艺术顾问:姜宝岭 高景升 高继东
刘玖桩
编 委 会:陈寿才 李海光 兰 葆
白果儿王翠红 代文静
杨晓健 唐宝凤 史海征
曹安宁 徐小东 赵 颖
黄良妹 杨金香 王 迪

主 编:陈寿才
副主编:李海光 兰 葆 白果儿(兼执行副主编)
编 辑:唐宝凤 史海征徐小东
王翠红 黄良妹 花儿朵朵
校 对:徐小东
装帧设计:淑 云
《畿东书画报》纸刊
出 版:中国文化出版社
主办:畿东合力园文化艺术沙龙
协 办:钟馗产业集团
宏通艺术馆总顾问:峭 岩 姜宝岭
顾 问:刘久桩 牛泽海
摄影顾问:高继东
主 编:陈寿才
副 主 编:李海光
编 委:陈寿才 李海光 兰 葆
李德君 王静存 王宝永
张振华 肖占清
版式设计:阿 才
畿东文化与艺术公众号:
主 编 陈寿才
副 主 编 李海光
执行副主编 白果儿
责 编 花儿朵朵
本公众号为中国文化出版社《畿东文化与艺术》季刊(纸质版)《畿东书画报》选稿基地。
欢迎广大作家、诗人、书画家、摄影家及文学、书画、摄影爱好者积极赐稿!
平台招聘责任编辑若干。有意者加主编微信:13315573768.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